漆藷詁坒Э弊暱模溺傑--蔬劼け耋--佸鮹

儔貌厙2018-9-22 8:7:25
堐黍棒杅ㄩ286

岍賜戚芘蛁桴,岍賜戚芘蛁厙,岍賜戚芘蛁厙硊ㄛ兜藷軓氈傑

,呥銜眒尾腴ㄛ筍扂陑砑ㄩず質徹茞腔撮扲ㄛ珨隅頗衄釦赽堋砩③扂腔﹝庥峞偏眵縑啟肢貐妅肪漈麜蟲攁极笢腔衄儂郪傖窒煦ㄛ奧祥岆蚔燭衾※郪眽§眳俋ㄛ珩斛剕祥剿赻橇華董軑赻旯眕※郪眽§腔掛窐扽俶睿價掛髡夔﹝文:許信城日本推理大師連城三紀彥的著名短篇推理小說集《花葬》,用細膩優美的筆觸,將文學與推理迷人地結合,在日本推理小說的歷史裡有很高的地位。推理講求理智與邏輯,閱讀推理小說時會享受到理性解謎的樂趣,但閱讀《花葬》能得到的感受卻遠遠不止於此。連城三紀彥似乎深深明白小說是一種藝術形式,是表達美學的其中一種媒介。即便是講求理智的推理小說,在他的妙筆生花之下,各種匪夷所思的故事和謎團融入於浪漫唯美的氛圍中,令他的風格在名家輩出的日本推理文壇中與眾不同、自成一家。連城三紀彥是日本推理與愛情小說雙棲的大師級作家。他的文筆優美,被歸類為「新感覺派」,出道後短短數年就以短篇小說〈返回川殉情〉(收錄於本文所談的《花葬》中)獲得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協會獎的評語是「毫無疑問代表了日本推理小說的最高成就」,可見對他的作品評價之高,而〈返回川殉情〉同時入圍日本大眾文學的最高榮譽直木獎。那數年之內,他以不同作品多次入圍直木獎,最後以愛情小說短篇集《情書》獲得該獎。不論是推理小說還是愛情小說,連城都能寫出高水準的作品,足見他的才華非凡。《花葬》一書中收錄八篇短篇作品,每一篇也以一種花為主題或象徵,貫穿整個故事與謎團。〈藤之香〉中,煙花之地接連出現被毀容的屍體,連串兇殘命案的背後到底隱藏了什麼悲傷的真相;〈桔梗之宿〉裡兩具屍體手中的潔白桔梗花,訴說蚥人難以置信的實情;〈返回川殉情〉在追尋天才歌人與愛人殉情的真相時,發現花菖蒲所隱含的真正意義,最後出現顛覆性的逆轉;〈夕萩殉情〉描繪在政治事件的氛圍下,一對男女悲傷殘酷的愛情;〈菊塵〉的染血白菊,似乎暗示茩t傷退役軍人的自盡另有隱情,訴說一則在時代變遷的無奈中與傳統價值觀影響下的悲哀故事。連城的故事佈局和寫作技巧高超,有些故事的結構與情節複雜,但讀來引人入勝而且不會感到難以理解,對人心和情感的刻劃亦深入纏綿,同時謎團充滿懸疑性,隨茯G事一步步抽絲剝繭,最後道出意料之外、情理之內的真相,讓人不禁佩服連城驚人的創作功力與極其敏銳的洞察力。整本書充滿優雅、哀愁和無奈的氣氛,讓人在閱讀時沉醉在書中古色古香(故事背景多為日本大正時期,即1912年至1926年)的浪漫世界,同時由於故事處處透露出現實與人性的複雜與難測,讀者在讀後不免感到唏噓不已。《花葬》中八篇故事原本刊登在1978年至1982年的雜誌中,雖然距今已有最少三十五年的時間,但讀起來一點也不會感到老套。尤其是連城在佈局上所用的詭計,到現在看來依然十分大膽前衛,但箇中細節卻精巧縝密,很難想像已是三十多年前的構想。無怪乎被譽為「新本格派」(「本格」為日文漢字,即中文正宗、正統之意)的開創者綾C行人、連續兩年日本推理小說排行榜三冠得主米澤穗信等日本當代推理小說的名作家也說在創作上曾受到連城作品的影響。連城三紀彥以抒情幽美的文筆,配合大膽精巧的詭計,創作出讓人一讀難忘的《花葬》。這種風格的推理小說,當世似乎無人能出其右。擂賡庄ㄛ涴遴妀珛倰督昢儂ん佸峈親糧屙ㄛ洷咡夔劂峈嘈諦枑鼎※翋雄茩梅-莉こ賡庄-恀戙-狟等-葆遴§腔姦鰴昍槤憿

掛惆暮氪桲綻﹛﹛11欶17掁炮簋痾飽偉奐-2018§桵謹栳炾撼俴﹝鍚擂楊陔扦惆耋ㄛ韁襠珨靡夥埜崠覜耨ㄛ※祥硐肅弊衄イ陬莉珛§ㄛ甜桶尨楊弊﹜昹啤挴睿佴醫極親腔イ陬秶婖珛肮欴Ч湮﹝踏毞ㄛ笢弊杻伎扦頗翋砱輛遶薹探ㄛ婓ヶ輛耋繚奻ㄛ扂蠅蔚輛俴勍嗣撿衄陔腔盪妢杻萸腔帡湮須淰ㄛ蝥恛襞疰З勛祰滼﹡偌騥煬笢冪忳※侐湮蕉桄§ㄛ親督※侐笱峉玸§ㄛ涴憩猁⑴扂蠅藩珨靡僕莉絨埜猁酕善婓絨晟絨﹜婓絨蚡絨﹜婓絨峈絨﹜婓絨乾絨ㄛ載樓赻橇華婓佷砑奻淉笥奻俴雄奻肮眕炾輪す肮祩峈瞄陑腔絨笢栝悵厥詢僅珨祡ㄛ砉賂韜珂捲蠅饒欴ㄛ勤絨笳剴ㄛ儅憤馱釬ㄛ峈僕莉翋砱煖須笝汜ㄛ呴奀袧掘峈絨睿佸鮽汊珨зㄛ蚗祥竊絨﹝編按:《誠摯的友誼》是法國插畫大師桑貝繼《童年》後,第二本長訪談加畫作集。除了收入一貫溫暖幽默的畫作外,桑貝亦和訪談者馬克.勒卡彭提耶坦誠自己關於友誼的看法。他說:「友誼裡的一切並不容易,友誼需要低調,需要謹慎自持,需要忠誠」。他將友情放在人類情感的最高位,展示在畫作中,就是他所捕捉到的那些珍貴而罕有的片刻,那些溫柔和美好的瞬間。本版節選其中長訪談的部分文字,以饗讀者。幽默畫家以懷疑論者的洞察力為我們的大腦聽診,他們沉浸在憂鬱的診斷裡,卻以才智和輕盈遮掩清醒的悲觀,邀請所有人為自己天生的弱點發出微笑,進而赦免自己的軟弱。尚-雅克.桑貝也依循這樣的法則,他以一貫的親切、調皮、慧黠的筆法提出質疑,追問的對象是導引人際關係的各種規則。或直言,或低調,幽默就在那裡,以岔題和節制的方式遮掩心思的沉重,提醒荍畯怴G在自大與浮誇之間,在嫉妒與軟弱之間,大人的友誼脆弱而易碎,而小孩的友誼卻可以純粹,可以出自本能。而由於桑貝把友情放在人類情感的最高位階,所以他以畫作展示,友情的重要養分是那些珍貴而罕有的、轉瞬即逝的片刻和舉動。彷彿放肆、無心或好勝心始終埋伏在暗處,虎視眈眈,隨時可以擾動個體之間脆弱的平衡。「成功地對抗我們的愚蠢,讓誠摯的友誼關係得以維繫,那會是一項了不起的挑戰」,尚-雅克.桑貝面露微笑,語帶諷刺,像在嘲笑自己挑選的書名,他促狹地問道:「誠摯的友誼,這是同義疊用,還是矛盾修辭?」--馬克.勒卡彭提耶同伴和朋友的差別馬克.勒卡彭提耶:友誼,是一種要求嗎?尚-雅克.桑貝:不是,不是要求!友誼是一種存在方式,如此而已。就好像兩個小孩,他們不覺得他們跟其他人一樣,他們兩個也跟其他人在一起,可是他們是不一樣的,他們是朋友......馬克:您還記不記得,您是在什麼樣的時刻意識到「友誼」這個詞的意義?桑貝:啊,這個啊!這問題我倒是從來沒想過......(沉默良久)。有一天,我手上捧茪@個大郵包,裡頭是一本兒童刊物。我那時候應該是六歲或七歲吧。我讀到一個關於兩個男孩子在一片荊棘密佈的叢林裡相識的故事,書上搭配的圖畫非常樸素。在那片原始森林裡,他們碰到一群大象,他們互相幫助,不再害怕,他們團結合作,一起面對那些潛在的危險,實在太美好了。後來,當他們分手的時候,我心裡所有的眼淚都哭出來了。我覺得好悲傷,因為對我來說,他們已經是朋友了。馬克:您有朋友嗎,在那個年紀?桑貝:沒有。沒有。我有同伴,可是沒有朋友。馬克:同伴跟朋友有什麼差別?桑貝:這麼些年來,我經常試茧e一些這個主題的畫。其中一幅,我說的是兩個小男孩的故事:讀者看到他們回到家的時候互相送來送去,捨不得分開,就可以猜到他們的感情有多好......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收尾。可是,我又很想把這幅畫放進我們的書裡。對我來說,這是友誼的最佳例子!我卡住的另一個主題,畫的是兩個好朋友:聖誕節的時候,有人送了他們一人一支手機,他們發誓他們的手機號碼只會讓對方知道。結果有一天,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其中一個人的手機響了。友誼的協定破滅了,因為這通電話只有可能是其他人打來的。是的,友誼是一種協定。一種可以不必明確寫出來的協定......就像存在兩人之間的某種憲章,可是沒有明說。不過,要從同伴關係發展到友誼,這很罕見。重要的是分享,而不是原諒馬克:您的人物跟他們養的動物-他們的貓或狗,有時候甚至是跟一頭牛或一隻雞-他們經常有一種真正的默契......桑貝:幸福的想法有很多幻覺。老先生的貓在他的肩膀上,或許對他來說,這是真正幸福的時刻,或許對貓來說也是。這就像某種友好的默契......但是他不可以去習慣這件事:貓會想要吃東西,會有另一個肩膀可以讓牠在上頭縮成一團!老先生不可以有太多幻想。就算有默契存在,也總是會有什麼事來破壞它。人生就是這樣......馬克:可是您的畫作卻讓人想像:人和動物之間的關係算是平靜的?桑貝:特別是和貓。我以前有一隻叫做「橄欖」的母貓,養了很長的時間,我很喜歡牠。我走到哪,牠就跟到哪,牠會看荍痤e畫。我彈鋼琴的時候,牠是唯一一個會走到我身邊的人類!這說明了牠的自我犧牲和牠的用心-牠想要對我證明牠的溫柔!馬克:那麼,跟農場女主人的腳踏車後頭跑的這隻雞呢?桑貝:我沒辦法告訴您為什麼我會畫這個!不過我們可以想像牠陪茪k主人上市場,去賣牠的蛋,不是嗎?這隻雞的行為像隻狗。這是一隻養在家裡的寵物雞,也許是!牠是這位養牠的農場女主人的同伴!如果要我說真心話,我是真的很喜歡畫雞!而如果我放任天生的虛榮心,我會向您坦誠,登上《紐約客》封面的那隻雞讓我非常開心。我當初是希望牠看起來一副蠢樣,自以為是,膽小,謹慎,驚慌,傲慢!人們不一定會想跟牠來往,可是我很喜歡這隻雞!看到牠登上這本算是正經的雜誌的封面,我的人生沒有因此改變,但是這帶給我一個小小的、滿足的瞬間!馬克:這隻雞,有時候有些人很像牠,像是走在沙灘上,又像人又像鷺鷥的那些人物,可是有人對他們很滿意,您是這個意思嗎?桑貝:要這麼看,或許也可以......他們趾高氣昂,像某種公雞,他們顯然都是些銀行經理。他們看起來像在想事情,在跟人交換什麼不容置疑的厲害想法。我不確定他們真的是朋友......馬克:友誼的基礎是一種信任的協定嗎?桑貝:兩個人擁有某種只屬於他們、絕無僅有的東西。不論身邊其他人怎麼說,這東西就是屬於他們!僅僅屬於他們。馬克:您有沒有一些這種友誼的例子?桑貝:我們當然會立刻想到蒙田(MicheldeMontaigne)和拉.波埃西([tiennedeLaBomtie),雖然這個例子不是很有創意!「因為是他,因為是我......」。不過對我來說,這還是比較屬於夢想的領域。我們希望事情如此,但是......。人們寫愛情故事寫了幾個世紀,看到人類想要參透愛情奧秘的這種執念,看到這些小說和這些戲劇每次都想在這個問題上帶來一點新意,其實還滿滑稽的,不是嗎?馬克:我們在講友情,您在講愛情......桑貝:這是同一回事!或者可以說,付出的方式是一樣的......馬克:友情必須以善意為前提?桑貝:我們希望是這樣,不管在什麼情況下。馬克:也必須以原諒為前提?桑貝:重要的是分享,而不是原諒。不過,這一切都被理想化了,事情就是這樣。其實,我不相信我們可以原諒一個朋友。我們沒有辦法。友誼的基礎是一種珍貴的感覺,把兩個朋友結合起來的這條線繃得那麼緊,一旦切斷了,我們就永遠無法修補,縫合。線還是會在,可是電流不通了!■節選自《誠摯的友誼》(新經典文化出版)

岍賜戚芘蛁桴,岍賜戚芘蛁厙,岍賜戚芘蛁厙硊ㄛ兜藷軓氈傑,﹛﹛珨﹜嗣啋趙凳膘湮杅擂す怢﹝%腔忳溼湮悝汜蔚湮悝艘釬侂煖須腔陔れ萸﹝文:許信城日本推理大師連城三紀彥的著名短篇推理小說集《花葬》,用細膩優美的筆觸,將文學與推理迷人地結合,在日本推理小說的歷史裡有很高的地位。推理講求理智與邏輯,閱讀推理小說時會享受到理性解謎的樂趣,但閱讀《花葬》能得到的感受卻遠遠不止於此。連城三紀彥似乎深深明白小說是一種藝術形式,是表達美學的其中一種媒介。即便是講求理智的推理小說,在他的妙筆生花之下,各種匪夷所思的故事和謎團融入於浪漫唯美的氛圍中,令他的風格在名家輩出的日本推理文壇中與眾不同、自成一家。連城三紀彥是日本推理與愛情小說雙棲的大師級作家。他的文筆優美,被歸類為「新感覺派」,出道後短短數年就以短篇小說〈返回川殉情〉(收錄於本文所談的《花葬》中)獲得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協會獎的評語是「毫無疑問代表了日本推理小說的最高成就」,可見對他的作品評價之高,而〈返回川殉情〉同時入圍日本大眾文學的最高榮譽直木獎。那數年之內,他以不同作品多次入圍直木獎,最後以愛情小說短篇集《情書》獲得該獎。不論是推理小說還是愛情小說,連城都能寫出高水準的作品,足見他的才華非凡。《花葬》一書中收錄八篇短篇作品,每一篇也以一種花為主題或象徵,貫穿整個故事與謎團。〈藤之香〉中,煙花之地接連出現被毀容的屍體,連串兇殘命案的背後到底隱藏了什麼悲傷的真相;〈桔梗之宿〉裡兩具屍體手中的潔白桔梗花,訴說蚥人難以置信的實情;〈返回川殉情〉在追尋天才歌人與愛人殉情的真相時,發現花菖蒲所隱含的真正意義,最後出現顛覆性的逆轉;〈夕萩殉情〉描繪在政治事件的氛圍下,一對男女悲傷殘酷的愛情;〈菊塵〉的染血白菊,似乎暗示茩t傷退役軍人的自盡另有隱情,訴說一則在時代變遷的無奈中與傳統價值觀影響下的悲哀故事。連城的故事佈局和寫作技巧高超,有些故事的結構與情節複雜,但讀來引人入勝而且不會感到難以理解,對人心和情感的刻劃亦深入纏綿,同時謎團充滿懸疑性,隨茯G事一步步抽絲剝繭,最後道出意料之外、情理之內的真相,讓人不禁佩服連城驚人的創作功力與極其敏銳的洞察力。整本書充滿優雅、哀愁和無奈的氣氛,讓人在閱讀時沉醉在書中古色古香(故事背景多為日本大正時期,即1912年至1926年)的浪漫世界,同時由於故事處處透露出現實與人性的複雜與難測,讀者在讀後不免感到唏噓不已。《花葬》中八篇故事原本刊登在1978年至1982年的雜誌中,雖然距今已有最少三十五年的時間,但讀起來一點也不會感到老套。尤其是連城在佈局上所用的詭計,到現在看來依然十分大膽前衛,但箇中細節卻精巧縝密,很難想像已是三十多年前的構想。無怪乎被譽為「新本格派」(「本格」為日文漢字,即中文正宗、正統之意)的開創者綾C行人、連續兩年日本推理小說排行榜三冠得主米澤穗信等日本當代推理小說的名作家也說在創作上曾受到連城作品的影響。連城三紀彥以抒情幽美的文筆,配合大膽精巧的詭計,創作出讓人一讀難忘的《花葬》。這種風格的推理小說,當世似乎無人能出其右。咂冾埻豢峈劃鎗賸ぐ嗣嗣嘖き腔藝弊嘖鏍ㄛ掩豢峈ぐ嗣嗣﹜酴彃﹜鼠侗雁岈摯詢奪跺芊〧珅迣俵紛怴

錘赽玴炒炭衿例善И懂佽ㄛ郔疑腔賦駁爛鍵岆汜燴睿陑燴飲眒冪袧掘疑賸腔奀緊ㄛ※陑燴源醱眒冪珅項蝌刳甽埮眝斥碣艞皆秈亶迮桾痲麼ぺ赽﹜啄啄麼鎔鎔腔孮峞情ㄐ動笛棵捱翾羌槽膛﹛接渾儂ん侚硍荓縼搧贏詎皕晴斐葧椐尤黰刱情9月16日22:30取消黃色暴雨警告19:40天文台改發八號東南烈風或暴風信號。18:50天文台改發黃色暴雨警告信號16:50在廣東台山附近登陸,並逐漸遠離本港14:20天文台發出山泥傾瀉警告10:55天文台改發紅色暴雨警告09:40天文台改發十號颶風信號09:10天文台發出黃色暴雨警告07:40天文台改發九號烈風或暴風風力增強信號01:10天文台發出八號東北烈風或暴風信號09月15日16:20天文台改發三號強風信號09月14日22:20天文台發出一號戒備信號資料來源:天文台整理:香港文匯報記者蕭景源岍賜戚芘蛁桴,岍賜戚芘蛁厙,岍賜戚芘蛁厙硊ㄛ兜藷軓氈傑劉迺強世上每個國家都有其禁忌,不可說,說不得。這不是什麼言論自由問題,這是政府和人民所能容忍的底線。在英國,千萬別罵女王。在德國,不要為希特勒說好話。在美國,猶太人批評不得。任何人一旦抵觸這底線,已經不能容忍,如果還有進一步的宣傳、組織、行動等,那更是大逆不道,亂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在中國,不管你有沒有實際行動,「獨立」是不容討論的,「一國兩制」也同樣對待。不但香港不能談「獨立」,就算在台灣,一公開宣佈這兩個字,馬上就是戰爭,這是立了法的。為什麼「獨立」是中國人的禁忌?因為我國在漢朝、唐朝和清朝之後,都出現過大分裂。血的教訓,分裂就是生靈塗炭,流離失所;統一就是安居樂業,國泰民安。所以晚清之際,現代軍閥割據,誰都不敢提「獨立」。我國總的趨勢,是一往無前地走向統一。這是大勢所趨,人心所向。因為分裂是我國人民最不喜歡的事情,一些不安好心的人就偏要向這裡懟。外國人看中國,就是地大人多,而且特別刻苦耐勞,這是很可怕的一個國家。兩百年前西方列強侵華,誰也吞不下龐然大物。日本嘗試吃掉中國,結果僵在那裡,最後投降。如今我國國力蒸蒸日上,不久將回復昔日的光輝,帶領全人類脫貧致富。於是有人如李登輝之流便認為,要消滅中國,首先把她分解為幾大塊,於是便出現了「疆獨」、「藏獨」、「台獨」、「港獨」等怪物。「港獨」不是單獨的存在,更不是完全內生的,有種種證據顯示,他們的背後就是境外惡勢力,妄想借此打亂我國發展的進程。我們且看他們最近的口號,一派美國人的口氣,而且還有美英精英公然教路。反對「獨立」這條淺顯道理,和現下香港的局面,任何中國人都清楚,只是我們有些特區政府的官員偏偏就裝茪ㄘ白,說荂u遺憾」、「不可能」、「零容忍」便想敷衍過去,那些外國記者簡直就是扮糊塗,舉茖末蛈菪悝@遮羞布。補選馬上就要來了,之後是四年的選舉周期,每年都有全港性的選舉。零容忍,起碼就要在參選權開始。一個稍有點尊嚴的政府,是絕不能容許「港獨」分子公然進入建制搞破壞的。我根本就不跟你糾纏什麼法律問題,總之在香港這中國的國土之上,就是不容許談「獨立」,不許搞「獨立」。沒得說的!

岍賜戚芘蛁桴,岍賜戚芘蛁厙,岍賜戚芘蛁厙硊ㄛ兜藷軓氈傑